再说手机

2008年11月15日,当我启用LGKX256的时候,肯定没想到在2013年会重新启用LG。这次换的是——LGE960,又叫Google Nexus 4,中国人俗称为“四太子”。

在此之前,2009年5月30日,配置了第七个手机——黑莓8820;2010年11月13日,第八个手机华为C8500到手。和LG一起启用的还有Lumia800C。这算是我的第九、第十个手机了。 继续阅读

微博不是万能的

题记:这是2011年12月14日的作品。之前已经发布到INXIAN的网站版,现在过去一年半了,再看这个文章,依然觉得写得不赖。我老爹前两天批评说:“你现在都不如前两年那样,专心写东西了,你好好写,也能当个作家什么的。”我当时没搭话、也没吭气。因为我现在写的很多东西,都是我老爹可能永远也看不到的,不过我知道有一天,他会为我写的那些东西而和我一起被载入史册。

又到了年底进行各项考核的时候了,我们公司的考核中,出现了一个令我有些不解的规定:“微博粉丝数、微博转发数、微博评论数也是参评考核指标之一。”我们公司是没有微博业务的,微博和我们的主营业务关系也不大,为什么要把它列入考核呢?我想这可能不是我一个人遇到的问题。在微博里,经常看到一些人说:“万能的微博啊,请…吧!”但是,以我玩微博的体会来说,微博并不是万能的,而是局限性很大的。 继续阅读

谁特么稀罕让你备案了

今天中午,@Abrush提醒我注意一条新闻:

传工信部将建移动APP审核备案体系。据《IT时报》记者了解,对智能手机平台的相关管理办法呼之欲出。工信部正在建立一个长效的评估体系,对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内置软件、第三方平台纳入管理,成立要备案,运行要监管,尤其对个人应用开发者要纳入管理体系,如做实名认证等。

我认为,这是要像搞互联网一样搞APP了,把中国的APP也备案起来。未来,美国或者其他国家的APP要进入大陆市场,也要拿到备案才行。 继续阅读

老爹,我谢谢你

上周日,在和老爹通电话的时候,老爹说了很多。那一个电话持续了78分钟。

我老爹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能给你留下的东西不多,你的身体是我留给你的,我希望你好好保管。你现在30岁,你未来的日子还很长,你别觉得30老了,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要求你必须用我给你的这一套皮囊装好你自己的灵魂。” 继续阅读

就一个伪问题和宇文漪桢的对话

宇文漪桢:报社的员工素质普遍较高,互联网的员工素质大多都很低,套用蔡明的话来说,这是为什么捏?

酷玩9547回答道:不是南北拳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我追问:谁说网络的素质比报纸低?这话是特么谁说的?互联网的从业人员素质“普遍较低”?这特么是哪个没素质的人说的?

宇文漪桢:是我说的。 继续阅读

陕西互联网分门别派了吗?

今天在新浪微博里检索#陕西互联网大会#的时候,看到了来自湖北武汉的扬思娴说:

前段时间说过“陕西十大怪”,目前出了“陕西十一怪:互联网分两派”。每年陕西总会有两次互联网大会,一是王峰组织的陕西互联网草根会议,而是官方组织的陕西互联网峰界会议;两者之间基本完全没有任何瓜葛,彻彻底底的官名(注:应该是“民”)两极化!

看完之后,我笑了笑,给她写了三条回复,因为要说的话比较多,微博有字数限制,一条说不完,所以不得不说三条: 继续阅读

老爹说:咱们家乡出亚运冠军了

下午给老爹打电话请安的时候,老爷子说:亚运会上的首金获得者袁晓超是咱们县里的人。
我说:媒体上都说他是山西的啊?
老爷子很高兴的说:他爹娘都是咱们县里的,生在咱县,长在咱县,练武都是宋江武校里的老师教的。
于是老爹很兴高采烈的说昨天武校里的老师学生都很高兴的期待这这枚首金能花落在储君夫人(即彭储国母讳丽媛者也)的家乡,等到这枚首金真的被袁晓超拿下的时候,整个校园里都激动了…

我对老爹说:人家被叔叔带到山西去了,现在算奖牌总数都是算到山西人头上了,和山东人没关系。我还说,这次亚运会的开幕式就花了3.8亿元,够咱们家吃上好几十辈子了… 继续阅读

给某网站出了几条面试题…

1,你认为Google、百度算不算门户?(答否者直接一脚踢出。因为门户就是一个入口,表现形式很多样,可以是搜索引擎,也可以是区域门户)

2,你觉得华×网、西×网、大×网算不算门户?(答是者一脚踢出,本地网民在这些网站上的访问次数和访问时长其实很少)

3,如果一条新闻中新网发了,新华网却没发,你敢不敢用?(不敢用者一脚踢出,网编不能是胆小鬼)

4,如果一条新华网的新闻,上级要求不能改标题,必须原文照发,你敢不敢改标题?(不敢改者一脚踢出,同上。) 继续阅读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48 49 50 Next

—每个汉字都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