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二个马拉松

2014年北京马拉松之后,马康康的小伙伴吴可嘉表示无锡马拉松是中国最美的赛道,他的PB就是在无锡创造的。

无锡,在我最早的印象里,来源于爸爸曾经说过的一个对联:“阎锡山到无锡,锡山无锡;范长江过长江,长江江长。”尽管没有去过无锡,但是这个城市给了我很好的“遐想空间”。2015年无锡马拉松的比赛日是3月15日,正是杏花春雨的好时节。想想就让人心动,事实证明的确如此,比赛的前一天,在淅淅沥沥的春雨滋润中,我、马康康、吴可嘉抵达无锡,从硕放机场到市区这段路上,随处可见绿草茵茵、花团锦簇,比灰溜溜的西安靓丽了很多。

可惜的是,无锡的空气污染也是比较严重的,为了安全,为了健康,我在15日依然是戴口罩跑完全程。可见,雾霾是一个全国性的大问题,不管西安,还是无锡,都深受其害。

我们一行三人在无锡第四人民医院附近的“仙墙房”里美美滴吃了一顿晚餐,这顿晚饭真是好吃,以至于我们在跑完马拉松之后又去吃了一次,我们还美美滴喝了一瓶啤酒。

在这次马拉松之前,我的左膝盖一直都不太舒服,我一直很在意保护膝盖,避免出现在跑步者中常见的“跑步膝”,事与愿违,还是中招了。

3月初,我去高新医院做了一次腿部的核磁共振,医生告诉我:幸好不是跑步膝,只是股骨头有些过度磨损,韧带有些拉伤,休息一个月,就会好了。无锡马拉松的报名费、机票、旅馆都已经早早地准备好了,如果这个时候突然放弃,心里很不甘。

我问张欢、马康康,如果坚持跑下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得到的答案都是不要去跑,哪怕把名额转让了呢?

有深度强迫症的我,咋可能舍得转让这个机会呢?北京马拉松是献给妈妈的礼物,珠海半程马拉松是献给骨头的,无锡马拉松是给我自己的。我决心豁出去了,挑战一下自己。

和之前两次不同,这次是真真正正的挑战。为了备战北京马拉松,我用了大半年时间,之后趁热打铁,完美地拿下了珠海半程马拉松,无锡马拉松之前,我几乎没有进行严格的准备,唯一一次LSD还半途而废了。在3月6日,马康康、吴可嘉和我三人相约大明宫跑一个35公里,结果我跑了十公里多就不行了,左膝盖向我提出严重警告。

3月14日晚上,我们三个人准备翌日比赛装备,马、吴两人信心满满地表示要创造新的PB。我担心拉后腿,就说:“你们俩开跑之后不要管我,我能跑多远就算多远,能跑多快就算多快,只要不被关门在时限之外,我就算成功了。”马、吴表示不能拉下我。我说:“你们不要太自信哦,大叔后半程疯起来或许会追上你们的!”

或许吧。我其实一点信心都没有,我只当是来无锡打酱油了。

15日早上7点半,发令枪响了,我在6分钟之后才起跑,因为尿。无锡马拉松在出发点的厕所不如北京马拉松的多,在这里发生了一件趣事:有很多男同胞就地解决了问题,我的道德底线较高,执意不去,坚持排队。站在我前后的几位女同胞很看不下去了,对我说:“你别排队了,你快去解决了吧。你再排队就赶不上枪响了。”还说:“你别排队了,我们女的要去厕所,你就不需要了,不要和我们抢资源了。”还有一个说:“你快去吧,我们不会看你的。”最后导致我“随地大小便”的是这句话:“你再排队我就生气了,你不要和我们这些女人抢厕所了,我不会拍照把你发微博里的!”真是太感动了。在这帮女人的怂恿下,我匆匆地尿了一泡。就这,还是晚了。

因为起跑太晚,周围一大帮人,根本跑不快。这样也好,我可以慢慢调整身体,让左膝盖不那么难受。像我这样的业余爱好者,前35公里都是垃圾时间,真正的比赛是从最后的七公里。

我的策略就是:前35公里,不管跑再慢,都不要感觉累。第一个十公里,我逐步找到了一个左膝盖不疼的跑步姿势,第二个十公里,超过了500的兔子,感觉还不错。第三个十公里,一直刻意地压住我的速度,保持体力。我很奇怪,为什么很多全程的跑者在20公里之后就开始加速了?这又不是半程马拉松,真正的难关在后面呢。

果不其然,那些在35公里之前超过我的人,在35公里之后都被我反超了。35公里之后,很多人都是步行的。这些人肯定是前面冲得太猛了,消耗了体力储备,导致最后无法加力。

4509号的无锡马拉松参赛成绩证书

从比赛后的计时成绩上看,我的后半程跑得慢了点。但是,我的优点是没有停,更神奇的是,后半程里,我的左膝盖几乎没有任何痛感了,和右膝盖一样地强大!最后2英里的时候,我的速度达到了9:16min/mi。整个无锡马拉松,就在这最后畅快淋漓地反超中完美结束了。

这是献给我自己的一份小小的礼物。我穿着三姐给我买的红内衣、红袜子,可能是它们给我带来了好运气。 像我这样资质平平的人,在这42.195公里的长途奔跑中,每次都能体会到很多不同的东西,无锡马拉松,对于我而言,好像是一个比喻:前面的积累和沉淀非常非常重要,否则,就不会有华丽而完美的结局。我们的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

老爹轶事(之四):与人为善

老爹不能骑自行车之后,花了400多元,购买了一辆二手电动车。说是二手车,看上去好像是全新的。他对这个二手车很满意。

卖车的人,是在巷子口修车的周二。我老爹闲来无事,在院子里种了莱阳梨、无花果、南瓜、丝瓜等等,每到收获的时候,他都吃不完,就分一些给左邻右舍,分给每天来给他送牛奶的工人,分给负责打扫巷子的环卫工,分给送快递的小哥,分给巷子口的周二。

日子久了,老爹就积累下了不少“善缘”。如果哪天他不舒服、卧床不起,送奶的人会多给他一瓶奶。环卫工甚至会帮他把院子打扫了。周二也用半价卖给他了一辆几乎全新的车。

我老爹很享受这种“与人为善”的生活,他向我津津乐道,以此来宣示他的生命理念。

他曾经做过几十年的小学教师,还是全科的——语文、数学、体育、音乐、美术…他那个时代有文化的人少,于是他一个人就要撑起一个学校。他周济过很多上不起学的孩子,那些孩子现在都已经成家立业,有些还活得很好,但是他们几乎没有人来看过他。

他给我说过一个故事:在某个乡村小学里,周围聚集了一群“刁民”,这些刁民不感谢老师,还偷老师们种的蔬菜、粮食。那是一个“食品紧缺”的年代,仓廪实而知礼节,肚子都吃不饱的“刁民”们已经丧失了基本的“道德价值观”。老师们在菜地、田地的周围,悬挂了“不许偷盗”的牌子。刁民们认为受到了侮辱,将牌子都扔了,还趁老师们不在学校里的时候,在老师们做饭的锅里拉屎、撒尿。

在我老爹去这个学校任教之前,已经有三个人被刁民们搞走了。连续三个学期,一个学期搞走一个。没有人愿意去这个学校做老师了,这个光荣的任务落到了我老爹的身上。

那个时候老爹大概也就是30多岁,和我现在差不多,对自己的未来信心满满,正处在人生和事业的上升期。他听说这个村子很难搞,也乐得去展示一下才华。

他去了之后,学校周围的村民们对他很不友好,学校里的厨房破破烂烂,学校里自种的庄稼稀稀拉拉,菜地里的蔬菜也已经被饥饿的村们都偷完了。他靠微薄的救济粮支撑着。有天他看到有个村民又鬼鬼祟祟地去偷庄稼,就装作没看见,等那村民从地里走出来的时候,他用茶缸装了一点粮食,给了那个村民。那个村民很不好意思,说:“明老师,你自己都吃不饱,还给我吃的,这样不好。”我老爹趁机说:“不如咱们一起种粮食。”

那个时候,中国人都是穷光蛋,农村的地都是国家的,没有“自留地”。学校的好处是有一块自属的小小的地,能种点吃的,老师们还有一些“公粮”。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让周围的村民很眼馋,自然心生不满。

我老爹“拉拢”村民和他一起种学校的自留地,很快就实现了自给自足。收割麦子的时候,学校周围的村民还帮他一起盯着,提防有人前来偷粮食。

我说:“你这个做法就是制造了一个小型的利益集团,然后和这个利益集团一起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老爹说:“错,这是为人。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在那个时代,还是行得通的。”

他后来不做教师了,去了新华书店。新华书店曾经是中国唯一的图书发行渠道。我大哥当时正在读中学,他不住学校,住在了新华书店划给我老爹的宿舍里,每天都有溜进书店里,免费阅览群书!我很是羡慕我大哥的这个好福气,因为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新华书店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我老爹也不在新华书店了,他去了供销社,导致我没有办法免费看书了。

当时和我大哥一起蹭书的,还有一个姓王的孩子,是我大哥的同学。这个王同学家里很穷,穷得他连去中学食堂吃饭的钱都没有。我老爹经常把新华书店食堂里的大白馒头多拿出来两个,悄悄塞给王同学。

有年暑假之后,王同学的父亲因为没钱让他继续读书,决意让他退学。我大哥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我老爹,我老爹果断跑到了王同学的家里,和他父亲谈了一下。王父脾气还很大,对我老爹很不礼貌。我老爹说了半天,他也不同意让王同学继续读书。我老爹问王同学:“你自己当着你爸爸的面说清楚,你想不想继续读书了?如果你想,你爸爸不同意,我掏钱让你上学去!”

王父认为读书没用,不如种地,儿子读书之后,家里没人干活了,土地开始承包到户了,别人家都是一大帮人在地里干活,热热闹闹,他一个人在地里干活,冷冷清清,心里很不平衡。

王同学在我父亲的资助下,读完了中学,考上了大学,后来,还留校任教了。他现在好像是山东大学的一个教授了。

不过,王同学很少来看望他的恩主——我老爹,最近十几年,几乎没什么来往了。王同学,哦,现在的王教授和我大哥还算是好朋友,我大哥和他在山东大学附近还合作开了一个电脑卖场。

老爹说:“你看,我积累的善果,现在落到你大哥身上了。”

老爹轶事(之三):命要长

乙未年的春节,比往年来得更晚,迟至2月19日,才进入了羊年。如果按照公历来算,此时已经过了我老娘一周年的忌日,但是,如果按照农历,那么还要再等15天。

这一年里,家里发生的最大的事情,就是侄子结婚,侄媳妇怀孕,预产期是羊年六月,正是草长莺歌燕舞的好时节。在大年三十那天,大哥兴奋地告诉我——这将是一个男孩。这意味着,我们家“有后”了!还是个“喜羊羊”呢!

其实,就算是个女孩,我们也都会很开心的。每个人都长了一辈,我也能“借光”当上“二爷爷”了。

我老爹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更是开心。我们家人丁兴旺,想必是有列祖列宗在冥冥之中的保佑。我的三个姐姐一共为她们的夫家生育了六个孩子,每人两个。六个孩子中,五个男孩,只有一个女孩,是我二姐的小女儿。

我老爹认为:这是善有善报

这个“善果”如果向上追溯,应该从我爷爷那一代开始。我爷爷兄弟四人,名字里分别带有“福禄祯祥”,爷爷排行老三,所以占了一个“祯”字。他小的时候,因为他的大伯、三伯都“绝户”了,所以,他被“过继”了两次,一次是过继给了大伯,大伯死后,又过继给了他的三伯。

有那么多长辈的“加持”,我爷爷的命自然很硬,他这一支的后人,目前已经繁衍到了全国各地——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真是枝繁叶茂,按照这个节奏,再往下延续,肯定有人要出国、移民了。

母亲过世之后的第一个春节,大哥把老爹接到他的新家,一起过,这样一家人聚在一起,热闹一些,否则老爹和我两个男人在一起过个冷清清的春节,也不太好。

大哥的房子里有暖气,这是有利的一面,不利的一面是在楼上,没有活动空间,导致老爹不能进行他过去经常做的那一组组自创的体育锻炼了。

我这半年多来,坚持做室内的力量训练,比如俯卧撑、仰卧起坐、静立曲蹲、全身倒立…等等。在大哥家,丝毫不影响我的训练计划。老爹看到我一口气做几十个俯卧撑、几十个仰卧起坐、十几分钟的倒立和曲蹲,非常的羡慕,他说:“看你这样,我觉得你能活到90岁以上。”

老爹给他自己设置的目标是至少要活到85岁,但是,在母亲过世之后,他好像衰老得更快了。他总是抱怨不能像之前那样逛街了,去年春节的时候,他还可以骑自行车、逛超市、买东西,现在不行了。

他唉声叹气。他对每个来拜访的人倾诉他的不快,倾诉他身上的各种不舒服。他自己研读了很多医术,大都是从青岛出版的一份名为《老年生活报》上推荐的中医疗法,还让我和大哥给他买各种药,这些药也大都是《老年生活报》上的那些“老中医”真情“推荐”的。知道了一些医学知识之后,他还看不上当地的小医院了,动不动就要去大医院做一次MRI。

我和大哥都知道这是忽悠人的,他却不相信。他认为他已经“久病成医”,只是找不到合适的疗法,不管什么药物,都想试一试,或许就能治好了呢?

老爹身上的器官,正处于不同的老化期。听他的声音,好像是五十多岁的人,看他的脸色,好像是六十多岁的人,看他的饮食,好像是七十多岁的人,但是他的行动能力,已经进入了八十多岁的“老化期”。

他很伤心。他有一个梦想,要去全国各地看看那些家族里的后人,然后顺便去当地寻访名医,看看能否治好他的病。他还有一个梦想——希望能看到我的孩子出生,他已经给这个孩子起好了名字——德安。

按照家谱的“排序”,我的孩子是“德”字辈了。

羊年春节里,他给我分享他的这些计划的时候,我正在准备去跑步。春节期间,我也没闲着。母亲的去世以及老爹的病情,让我深刻意识到了健身和锻炼的重要性。你国的退休年龄又要延长了,我总不能拿不到养老金就挂掉吧?那真是太便宜狗操的你国了。

老爹现在的退休金每月3000多了,很不错,够他吃喝拉撒,够他安度晚年了。其实,我很羡慕他,等我老的时候,我的退休金能养活我吗?未必。所以,还是趁年轻,赶紧强身健体,和你国拼命——争取活过你国!

环卫工的道德绑架

蓝天,已经成了西安人的奢望。但是,这特么和鞭炮有什么关系?

华商报说:2月3日,一张环卫工人夫妇手捧心愿卡,呼吁大家过年少放点鞭炮的照片在微博、微信上被网友广泛转发。据了解,照片中的环卫工夫妇是延安市宝塔区柳林镇的环卫工人,发起人是延安市宝塔区柳林镇燕沟社区网格员李荟

这俩老人在李荟的怂恿下,搞的这招完全就是道德绑架。有些人还是很喜欢这一套的,乐意被这种“道德绑架”而绑架。我把这类人和这俩老人统称为“优质屁民”。 继续阅读

我的首个马拉松

我在北京前门

10月20日,傍晚,西安小雨。我在“沣惠南路~唐延路”上漫步。往常的这个时段,在这里跑步或者慢行的人很多,现在进入深秋,加之有雨,所以在片片落叶点缀的跑道上,并无多少人。这段路,是西安难得的一段可以用来练习跑步的路,称之为“市民跑道”,绝对不是过誉之辞。西安这几年发展很快,用于供市民健身的公共场地依然太少,我所知道的只有曲江南湖、大明宫遗址公园、汉城湖遗址公园、城市运动公园、世博园(前世园会)以及“沣惠南路~唐延路”之间的唐城墙遗址公园。除此之外就是各大学校里的跑道。问题来了,有些大学的跑道只对校内学生开放,外人无法进去,现在的大学生乐意健身的又不多,跑道上稀稀拉拉的。 继续阅读

你走之后

我总是不经意地想起你
我必须提醒我自己
有些东西我再也不能给你
比如那些你再也不需要的人民币
比如你喜欢吃的羊肉、苹果、橘子和石榴
我很想念你
我要收拾好我的情绪

——致,母亲

老爹轶事(之二):命中注定

时隔三个多月之后,我得再更新一篇《老爹轶事》了。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懒散的人,这么长时间没有写东西,是因为我觉得这是记录老爹的文字,必须“谦虚、谨慎、严肃、认真”。这八字方针也是老爹给我制订的诸多做人方针之一。

在我老娘安葬之后的第二天,墓地所在地的“地主”委婉地表达了他的不满,原因是他觉得应该给他一些补偿。 继续阅读

這半年

2014年剛開始的時候,李香穎問過我:你2014年準備做什麼?

我回答是:用正確的姿勢走每一步;用謙卑的心態吃每一口飯菜,尊重每顆糧食給我帶來的能量,用好自己的身體和大腦。

現在是6月30日了,2014年過了一半了。看到了@欢子crys分享的這個文章,講述了她“帶傷跑蘭州馬拉松”的全記錄,看完之後,很有共鳴。我覺得應該寫點什麼,記錄一下跑步給我帶來的變化 继续阅读

老爹轶事(之一):活到老,学到老

我老娘在世的时候,老爹嫌她做饭不好吃,抱怨了不知道多少次。子女们有的时候都看不下去了,就说:你嫌俺娘做得不好吃,你自己做啊!

老爹总是笑笑,然后说:“我如果学会做饭,一定比她做得好吃!”他一边抱怨不好吃,一边还吃着,让他学,他也不学。 继续阅读

写在你的三十岁边上

你说你快三十岁了,工作不容易,结婚没对象,事业没方向,总之,你焦虑了。

你去年买了一套房,你满心欢喜,准备做一个“新西安人”。现在你压力重重,准备把房子卖掉,把工作辞掉,重新开始你的人生。

我觉得你这样不对,你总觉得男人三十的时候应该去完成什么、什么,实现了什么、什么。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不同的,你没必要按照别人给你划定的路线图,去规划你的生命轨迹。 继续阅读